薛娇将高浓度灵泉提取液倒入白兔嘴内

小编:只见出站口,走来一批穿着黑色西服,带着墨镜的彪悍外国男子,被保护在中间,是一个金发碧瞳青年,大约三十岁左右。这群人推开其他人,一路气势冲冲走来。 杰森先生,是我啊。

 
    只见出站口,走来一批穿着黑色西服,带着墨镜的彪悍外国男子,被保护在中间,是一个金发碧瞳青年,大约三十岁左右。这群人推开其他人,一路气势冲冲走来。
 
    “杰森先生,是我啊。”韩东雨走了上去,立刻被保镖拦住,顿时大声叫道。
 
    “麦克,这是我在斯坦福读书时的同学。”金发青年和煦的笑着。“rain,好久不见,你回到家乡工作了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杰森,我现在在金陵大学的生物学院。”韩东雨道。
 
    “金陵大学。”杰森耸耸肩。“它在华国可能是好大学,但在世界上并不能排上号,没听说过金陵大学的生物系出过大师或知名成果。你应该留在哥伦比亚,或者斯坦福的实验室中。”
 
    “咳咳,那是以前。现在,它将会震惊世界。”韩东雨尴尬的一笑,然后略显神秘的道。
 
    “震惊世界?”杰森眼中带着不屑。
 
    区区华国的一个大学,能诞生什么震惊世界的发现?
 
    “是的,您听说过云雾灵泉吗?”韩东雨深吸一口气,将他所了解的云雾灵泉和陈凡的事情全部道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说他能够让一朵枯萎的水仙花,复活绽放?”杰森闻言,缓缓皱眉道:“rain,这可能并不是你所说的云雾灵泉的功效。因为世间并没有这样神奇的灵水,哪怕有,它的主人也不会将之卖给普通人。它的价值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我亲眼所见啊。”韩东雨虽是这样说,但眼底却闪过一丝欣喜。
 
    “没有什么神奇的云雾灵泉,但它可能是一些其他的手段...”
 
    杰森瞳孔深处绿芒闪耀,嘴角边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随着一批批学者从全世界各地刚来,研讨会很快就要召开了。
 
    作为开幕式致辞的,自然是金陵大学校长,和另一位诺贝奖得主,最后则由陈凡,代表东道主金陵大学生物系,做一次报告。
 
    这种报告往往是东道主将自己最出名的成果,向全世界生物学者推介,以此扬名的手段。假如你没什么世界级成果或知名学者,根本没脸做报告。
 
    “金陵大学生物系?它在华国应该是排名前几的生物学院,但没听说最近出什么著名成果。”一位墨尔本大学教授疑惑道。
 
    “唔,可能是华国中科院研究所的成果,你知道,科学界借用其他人的成果是非常普遍的。”另一位瑞士科学院的院士耸肩道。
 
    此时,陈凡已经登台。
 
    “他就是你说的什么云雾灵泉的发明者吗?”杰森侧头望向身边的韩东雨。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韩东雨点头。
 
    “放心吧,到时候我自然会戳穿他的谎言。”杰森似笑非笑的看了韩东雨一眼,那目光仿佛射穿他的灵魂,让韩东雨悚然一惊,知道自己的小把戏,已经完全被杰森看破了。
 
    ‘他比大学时,更加深不可测了。’韩东雨低头,心中震撼。
 
    陈凡已经在台上,开始介绍他的云雾灵泉。毕竟研究催化元液的理由,就是云雾灵泉效果神奇,但产量太低,所以要研制大规模生产的弱化版。
 
    但他刚开始介绍,薛娇还没翻译几句,台下就一片哗然。
 
    更有一位激动的外国老者,站起身来,指着陈凡,激烈说着什么。
 
    “rain,看来不需要我做什么,来自墨尔本的斯科特教授已经替我完成了。”杰森耸耸肩。
 
    韩东雨脸上也露出笑容。
 
    他认出那个满脸激愤的老者,赫然是生物学界有名的炮筒教授,历来以骂战著称,曾经把好几位造假的学者搞得灰头土脸。
 
    “...你说言的每一句话都荒谬不堪...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药剂具备万能效果...这在科学界是完全不成立的...”薛娇越翻译,脸色越难看,最后都不敢翻译了。
 
    “你告诉他,我会拿出证据来。”陈凡淡淡道。
 
    当薛娇将这句话翻译出来时,全场都震动了。
 
    诸多来自世界各国的生物学家和教授们交头接耳,那些医药巨头和生物公司的代表们更是眉头紧锁,紧紧盯着陈凡。如果他真能拿出证据,那将是轰动整个生物学界的发明,全世界的富豪都会为之疯狂。
 
    “安德鲁,你相信他所说的‘云雾灵泉’,拥有保健身体、治疗疾病、增强体质的功效吗?”一个鹰钩鼻的老者侧身问身边的助手。
 
    这位老者是艾德生物科技公司的特派代表葛兰特,艾德生物科技在全世界范围内,都是数一数二的医药巨头,市场上许多治疗癌症、肿瘤、心脑血管等疾病的特殊药物,都是由他们公司生产。安德鲁只是管理来参加这次研讨会,并不相信这个放在华国的小会,会有什么震惊世界的发现。
 
    “葛兰特先生,世间也许有这种神水,但它的价值,将会比最璀璨的钻石还要珍贵。恐怕只有那些古老神秘的世家和皇室会收藏一些。”助手挑了挑眉毛道。
 
    “是啊,没有哪个傻瓜会把它当众宣传出来,凭借这种神水,他完全能在欧洲某个小国获得伯爵头衔,或者成为世界级富豪的座上宾。”葛兰特笑道。
 
    不止是他们,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。
 
    在陈凡准备的时候,一位又一位声名卓著的生物学家站起来斥责陈凡。不少人甚至扬言,要向国际生物学会投诉金陵大学生物学院,怎么能允许这么荒谬的人登台演讲。
 
    到了最后,连金陵大学的领导们都坐不住了。
 
    这要是证明是假的,那金陵大学将会丢人丢到国际上面去。
 
    “陈教授,校长他们询问你,有没有足够的把握。”副院长满头大汗的跑过来,焦急问道。
 
    陈凡不答,但薛娇却硬邦邦的道:“副院长,您当时不是亲眼看到陈教授演示吗?”
 
    “可是...可是....”副院长瞠目结舌,他总不能说,顶级魔术师也能表演出那种效果吧。许多魔术师甚至能变出一架飞机来,这可比让死花复活难度高无数倍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实验材料已经端上来。
 
    这是一只奄奄一息的灰毛老兔,它看起来生命垂危,距离死亡也不久了。在陈凡的示意下,薛娇将高浓度灵泉提取液倒入白兔嘴内。
 
    其实压根不是什么提取液,只是聚灵丹泡的水罢了。
 
    聚灵丹有洗毛伐髓的功效,足以让临死的人都能复活起来。
 
    然后不过一会儿,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,那只本来已经走到生命边缘不久的垂死老兔子,竟然呼的站了起来,活蹦乱跳,仿佛回到了壮年时代的矫健。
 
    “这怎么可能?”
 
    台下的众多学者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。
 
    “这一定是兴奋剂,里面加入了兴奋剂才有这种状况,那只兔子很快就会死去的。”
 
    “对对,很多种兴奋药物都能造成这样的效果。”
 
    许多学者激烈辩驳。
 
    而坐在台下的杰森先生,早在薛娇取出聚灵液的时候,就猛的目光一凝,眼中绿光大盛。
 
    “这是...真的神水?”
 
    PS: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继续去写第三更,虽然有些慢,但一定会写出四更来的O(∩_∩)O(未完待续。)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ia21.com/a/fucai3dzhengbancangjitujinridenglu/20180429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