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陵许多势力和家族甚至包括秦华都渐渐在背后

小编:大家也就随口一问,陈家与沈家之争,离他们太远了。 张宝军连续喝酒,此时似乎有些上头了,满脸通红的指着陈凡道:陈教授,我此生最看不得你们这些大学教授,假清高。看着是专

 
    大家也就随口一问,陈家与沈家之争,离他们太远了。
 
    张宝军连续喝酒,此时似乎有些上头了,满脸通红的指着陈凡道:“陈教授,我此生最看不得你们这些大学教授,假清高。看着是专家学者,有什么用?还不得巴巴的指望我们企业给你们送钱?”
 
    “宝军哥,你喝多了。”有人旁边劝道。
 
    “我没喝多,我这个人性子直,有话直说。那些教授学者啊,在大学里一个月拿几千的工资,看到外面的大老板赚钱,那真是眼都红了?有机会出来赚外快,那还不是死命往怀里捞钱。”张宝军冷笑道。“还不如我这样的,你别看我才大专毕业,老子一年赚个几百万轻轻松松,更不用说马上又有一大笔钱,拿到那笔钱,老子这辈子都吃穿不愁....”
 
    “够了,张宝军,你喝太多了!”坐在上首的朱永成猛的爆喝一声。
 
    张宝军一愣,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话,脸色不由微白。
 
    “我先带他去外面醒醒酒,你们先吃。”朱永成起身,夹着张宝军而去。
 
    “宝军嘛,其实说的也有道理。薛娇啊,陈教授虽然是大学教授,但每年真没拿多少钱。我刚才在外面,还看到他开了辆老款奥迪A4,你说你们想要买房结婚,得奋斗多少年。”吴筱惠笑语咪咪道。
 
    “不劳你关心。”薛娇硬板板的回了一句。
 
    她心中有股冲动,想将陈凡是云雾灵泉创始人身份,资产数十亿说出来。但见陈凡对她微微摇头,不由泄了口气。
 
    此时的陈凡,完全没管桌子上的明枪暗斗,而是神念笼罩出朱永成二人。
 
    两人到了厕所走廊处,张宝军冷水冲脸,清醒过来,朱永成抽了根烟,冷冷道:“你刚才差点就说漏嘴。”
 
    “没事,他们又不是陈氏集团的人,知道什么?最多以为我弄笔奖金而已。”张宝军勉强一笑道。
 
    “对了,材料搜集的怎么样?”朱永成问道。
 
    “放心吧,我被陈谦行提拔做财务总监有七八年了,是他的心腹,对陈氏集团发展起来有什么猫腻,这么多年偷税漏税多少,我会不清楚?”张宝军冷哼一声道。“要不是那王晓云派个小丫头片子,来当我副手,想把我架空,最后彻底踢出集团,老子会为了这笔钱就背叛陈家?”
 
    “放心吧,万荣那边我已经联系过,只要你实名举报,一千万随时打进你海外账户。”朱永成狠狠吸一口烟道。“陈家这次得罪人太多了,想对付它的,可不止沈家,你能及早抽出身来,是明智举动。”
 
    “朱少,听说您父亲和陈政行都是秦市长的手下,为何...”朱永成小心翼翼看着这个青年。
 
    他可是知道,这个青年的父亲是副市长,地位丝毫不逊色陈政行,而且据说和陈政行是好友。
 
    “呵呵。”朱永成轻笑一声,面孔笼罩在烟雾中,显得略微朦胧,他声音幽幽:“陈家发展太快了,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见到的,金陵虽大,却不足以再容纳一个大家族....”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“有意思。”
 
    陈凡收回神念。
 
    他完全没想到,只是心血来潮,陪着女助手出来散散步,参加个同学聚会,竟然能碰见陈家内鬼向沈家投诚。
 
    ‘朱永成姓朱,市领导之中,似乎只有大伯的同事,朱葛明副市长也姓朱,难道他是朱葛明的儿子?’陈凡端起酒杯,目光幽远。‘朱葛明可是秦华的铁杆心腹,连他都对付陈家,这背后说秦华不知道,谁会相信。’
 
    ‘看来陈家这半年的迅猛发展,连秦华都心生忌惮了。’
 
    陈凡到不相信,秦华会跳出来摆明车马铲除陈家,但如果能敲打一下陈家,压压陈家的势头,秦华显然是很乐意的。动陈氏集团,而不动陈政行,显然就是削弱陈家的羽翼,但不损耗陈家的枝干,符合秦华的目标。
 
    毕竟陈家最重要的是陈政行,陈氏集团只是附带的。
 
    ‘那个张宝军是二伯的手下,母亲一直想换掉他,看来没换成,但已经引起他的警觉。所以朱永成一搭线,他立刻就跳反了,沈家也是好大的手笔。能够串联秦华、朱葛明、张宝军,乃至其他的诸多家族和势力,沈荣华的人脉与能耐果然不可小觑,不愧是未来的江南首富乃至华夏首富。’
 
    陈凡这一世回来,从来没把沈君文和沈家放在眼中,因为他自信自己掌控着至强力量,随时随地都能翻盘。但这并不代表着沈家就任人欺凌,陈凡不把底牌压上去,显然单凭陈家和锦绣的力量,是完全斗不过沈家的。
 
    不过陈凡丝毫没有将消息透露给陈家的意思,哪怕张宝军事败又如何?沈家完全可以收买其他高管,真正的根子在沈家,只要能消灭万荣集团和沈荣华,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。
 
    “我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,一起拿出来吧。”
 
    陈凡喝着酒,稳坐泰山。
 
    人生最痛苦的,不是失败。而是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,却被打落万丈悬崖,陷入绝望。上一世陈凡被沈君文和沈家亲手推入绝境,潦倒半生,这一世,他要眼睁睁看着沈家一步步走上巅峰,然后在最巅峰那一刻,亲手把沈家击毁,让沈君文尝尝他上一辈子的感受。
 
    ‘对了,张宝军说母亲派了个小丫头来当他副手,难道安姐姐来金陵了?’
 
    陈凡心中忽然一动,升起几分柔意。
 
    他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安姐姐了,不知道女孩现在如何。
 
    PS: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继续去写第二更,今天争取四更爆发呢O(∩_∩)O(未完待续。)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236章 国际生物学大会(第二更)
 
    金陵还是一片平静,陈家和沈家都在暗中积蓄着能量,只不过陈家并不知道,金陵许多势力和家族甚至包括秦华都渐渐在背后达成了一致。没有谁愿意见到一个崛起的陈家。
 
    而此时,国际生物学研讨会在金陵大学正式举行。
 
    这次前来参加研讨会的,虽然主要以各国青年学者为主,但毕竟来了众多国际药企巨头和生物学大师,金陵大学给予极高的重视,动员整个生物学院,又是大扫除,又是铺设场地,又是做迎宾接待。
 
    “陈教授,校领导希望您代表我们金陵大学,做一个开幕报告,向国际生物学界展示一下我们金陵大学的成果。”薛娇紧跟在陈凡身后,怯生生的道。
 
    小助手自从同学聚会回来,似乎对陈凡就有了几分愧意。毕竟陈凡因为她,被张宝军指桑骂槐说了一通。
 
    “云雾灵泉吗?”陈凡额首。
 
    云雾灵泉原先的产量只能满足江北的上流社会,但假如东山坪那块地方全部化作大型灵地,那云雾灵泉产量将大大增加,更不用说作为弱化版的‘催化元液’。这两项都是足以让世界上无数富人疯狂的发现,可以捞取海量的资金。陈凡想建立一个势力,为自己培育灵药,自然少不了资金。
 
    “听说这一次,杰森先生也会来,他可是诺贝尔奖得主埃米尔教授的学生,得过众多奖项,是《细胞》与《自然》杂志的常客,他发现的‘万能细胞’据说是下一届诺贝尔生理学奖的有力冲击者。”小助手在旁边嘴巴念叨不停,显然这位杰森先生是她的偶像。
 
    “不过陈教授,您发明的云雾灵泉,丝毫不比杰森先生的万能细胞差,甚至犹有过之,绝对是震惊世界的发现。”薛娇赶紧跟了一句。
 
    陈凡淡淡一笑,没有回应。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而此时,金陵国际机场。
 
    韩东雨正举着牌子,在停机口翘首以待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ia21.com/a/fucai3dzhengbancangjitujinridenglu/20180429/2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